_高考体检决不能变成“裸体选秀”_

医生,学生,南川,福州市,常规

“今年高考体检,福州市第二医院竟然要求我们全部脱光,一大群人待在一间大屋子里被检查隐私部位。”17日,新浪网上的一个帖子引起福州高三学生和家长的恐慌。大量今年参加高考的学生对此表示严重不满,认为福州市第二医院的行为严重侵犯人格和隐私权。(《海峡都市报》2010-3-21)

在体检中,不过是最常见的听一下心跳的项目,男医生也要求女生“宽衣解带”,如此等等。这就让人不解了,学生到医院进行必要的身体检查,怎么变成了无裸不体检了?按照必需,多数考生报考的不是军事类的院校,所以,体检也多是常规性的检查,以常识来看,这样的体检,一般是不需要脱掉衣服,特别是脱掉内衣,更不会让一群人裸体任医生,甚至是异性医生进行“目检”的;而《教育部、卫生部、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关于印发〈普通高等学校招生体检工作指导意见〉的通知》(教学〔2003〕3号)也对此有具体而严格的规定,都没有赋予医生,特别是一些有“裸体癖”的医生可以利用给学生,特别是给异性学生进行常规体检时让学生接受“裸检”的权利,然而,在现实中,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无独有偶,昨日《重庆晨报》也报道了在重庆的南川中学一高三女生18日参加高考体检,回家后跟亲人哭诉“感觉受到侮辱,不想上学了!”那位女生的哥哥向报社反映,她妹妹在南川中学念高三,报考的也是非军校,但是她们的考前体检却必须实行‘裸检。而“最让人不可接受的是体检时还有男医生,”她们20多个女生脱了衣服只穿着三角裤和胸衣,在三个男医生和一个女医生面前走几圈,并做一些伸展、下蹲的姿势,如此接受的是体检还是异性“目检”?

医生在行使职权的时候,除了必备的医德之外,还必须按照法律法规以及相关规定的要求来做,绝不可以随心所欲,特别是这样的举动可能涉及对对方的隐私。而在没有必要,又没有依据的时候,就因为是在“我的地盘”,就要超出权力范围来擅自作主,将一次常规的体检生生演变成裸体选秀,也不管这对于考生们会留下怎样的心理阴影,给那些本来高考压力就够大的学生们,增加多大的心理压力,让那些还没有参加体检,又没有裸露癖的学生闻体检而心生畏惧,如此的行为很容易影响学生们即将到来的高考,这不仅是不道德的,也是严重侵犯学生人格权与隐私权的行为,是绝不应该发生的。

但是这样的事还是发生了。那些有裸露癖的医生当然是直接责任者,但是医院,包括教育与医疗主管部门难道就没有责任吗?如果他们采取的不是出了漏洞才“打补丁”的做法,而是早就采取了预防措施,相信那些有裸露癖的医生也就不至于随心所欲的将一次常规的高考体检变成裸体选秀的闹剧。

作者:陈家沛(来源:荆楚网)

学生医生常规福州市南川

招考信息_头条


本文招考信息来源中国教育辅导网